中藥的香與中國的文人的不解之緣

作者:    日期:2018-01-09

足彩竞猜网 www.qsqzx.com 不知是藥香之美吸引了中國文人,還是因為有了文人的才思與智慧,香才變得如此美妙。總之,古代文人大都愛香,中藥的香與中國的文人似乎有種不解之緣。


讀書以香為友,獨處以香為伴;書畫會友,以香增其儒雅;參玄論道,以香致其靈慧;衣需香熏,被需香暖;調弦撫琴,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導其韻;幽窗破寂,繡閣助歡,香云一爐可暢其神而助其興;書房有香,臥室有香,燈前有香,月下有香;伴讀香、伴月香、梅花香、柏子香……,隔火之香、印篆之香……,沉香、檀香、甲香、蕓香……,更有合香練香,贈香寄香,惜香翻香,燒香銷香,爐煙篆煙龍煙,香墨香紙香茶……確乎是書香難分,難怪明人周嘉胄嘆曰:“香之為用,大矣?!?/span>


文人以香養性


中藥的香能千年興盛并擁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和高度的藝術品質,首先應歸功于歷代文人,而最能代表中醫香文化整體特色的也正是文人的香。


文人士大夫不僅視用中藥的香為雅事,更將香與香氣視為濡養性靈之物,雖不可口食,卻可頤養身心?!盾髯印だ衤邸吩疲骸佰換康玖?,五味調香,所以養口也;椒蘭芬蕊,所以養鼻也”,“故禮者養也?!畢惹厥奔匆耘逑?、種香修明志意,“佩服愈盛而明,志意愈修而潔”。屈原《離騷》也明言自己是效法前賢,修能與內美并重:“紛吾既有此內美兮,又重之以修能;扈江離與辟芷兮,紉秋蘭以為佩?!?/span>


它是“審美”的,不僅僅是“芳香”,還要講典雅、蘊藉、意境,所以有了“伴月香”,有了“香令人幽”,“香之恬雅者、香之溫潤者、香之高尚者”,其香品、香具、用香、詠香也多姿多彩、情趣盎然。


它還是“究心”的,講究養護身心,頤養本性;也講究心性的領悟,沒有拘泥于香氣,更沒有一味追求香品香具的名貴。所以也有了陸游的“一寸丹心幸無愧,庭空月白夜燒香”,有了杜甫的“心清聞妙香”,蘇軾的“鼻觀先參”,黃庭堅的“隱幾香一炷,靈臺湛空明”。它切近心性之時,也切近了日常的生活,雖是一種文人文化,卻不是一種少數人的高高在上的貴族文化。


文人以中藥的香氣養性傳統,也代表了知識階層與社會上層對香的肯定,為香確立了很高的品位并賦之以豐厚的內涵,從而大大推動了用香,并使香進入了日常的生活,沒有局限在宗教祭祀的范疇;而且還指明了香應有頤養身心的功用,從而又引導了香的制作與使用。


用中藥香推動廣泛用香


早在先秦時期,中藥香文化尚在萌芽狀態時,文人就給予了多方推助。當時所用雖僅蘭蕙椒桂等品類有限的香草香木,但君子士大夫們親之近之的態度已有清晰的展示??杉凇妒貳凍恰返戎疃嗟浼?。


西漢時,中藥香文化有了躍進性的發展。就其現象而言,以漢武帝為代表的王公貴族盛行薰香,帶動了薰香及薰爐的普及,對香文化貢獻甚大。就其理念而言,仍是先秦形成的香氣養性的觀念發揮了主導作用。


東漢中后期,薰香已在部分文人中有所流行。此間涌現出一批優秀的樂府詩及貼近生活的散文,成為魏晉文學“覺醒”的先聲,其中就有關于熏燒之香的佳作,如漢詩名篇《四坐且莫喧》即寫博山爐;散文名篇秦嘉徐淑夫婦的往還書信,亦載有寄贈香藥、薰香辟穢之事。


唐代,整個文人階層普遍用香,北宋之后更是風氣大盛。


唐宋以來,龐大的文人群體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力巨大,不僅帶動了用香,并且也是引導香文化發展的重要力量。


中藥香襯托出文人的詩意盎然


古代文人不僅用中藥的香,還要用出情趣來,用出意境來,用出“學問”來。


史上也流傳許多文人用香的軼事。韓熙載喜對花焚香,花不同,香亦有別:木樨宜龍腦,酴釄宜沈水,蘭宜四絕,含笑宜麝,薝卜宜檀。徐鉉喜月下焚香,常于月明之夜在庭院中焚燒自己制作的“伴月香”。蔡京喜“無火之香”(“放香”)。常先在一側房間焚香,香濃之后再卷起簾幕,便有香云飄涌而來。如此則煙火氣淡,亦有氣勢。


除了熏燒的香,香藥在文人生活中也有許多妙用,如:書中置蕓香草以辟蟲(或熏燒蕓香),有了“書香”;以麝香、丁香等入墨,有了香墨;以沉香樹皮作紙,有了香紙(蜜香紙、香皮紙);以龍腦、麝香入茶,有了香茶,等等。


制香·贈香·著香


許多喜歡香的文人還收輯、研制香方,采置香藥,配藥合香,做出得意的香品時也常呼朋喚友,一同品評比試。僅文人配制的梅花香,流傳至今的就不下五十種。許多人堪稱合香高手,如范曄、蘇軾、黃庭堅等等。香藥、香品、香具等也是文人常用的贈物。


蘇軾曾專門合制了一種印香(調配的香粉,可用模具框范成篆字或圖案),還準備了制作印香的模具(銀篆盤)、檀香木雕刻的觀音像,送給蘇轍作壽禮,并贈詩《子由生日,以檀香觀音像及新合印香、銀篆盤為壽》,詩句亦多寫香。蘇轍六十大壽時,蘇軾又寄海南沉香(木)雕刻的假山及《沉香山子賦》。


黃庭堅也常合制香品,寄贈友人,還曾輯宗茂深喜用的“小宗香”香方(用沉香、蘇合香等)并為香方作跋:“南陽宗少文嘉遁江湖之間,援琴作金石弄,逺山皆與之同聲,其文獻足以配古人。孫茂深亦有祖風,當時貴人欲與之游,不得,乃使陸探微畫像,掛壁觀之。聞茂深閉閣焚香,作此香饋之?!保ā渡焦燃な樾∽諳恪罰?/span>


很多文人都有描寫中藥的“制香”(“合香”)的詩文。如:


蘇洵有《香》寫到用模具制作“線香”(取麝香、薔薇露、雞舌香、蘇合香等香藥):“搗麝篩檀入范模,潤分薇露合雞蘇。一絲吐出青煙細,半炷燒成玉箸粗?!凹趕嬉擻?,不待高擎鵲尾爐?!貝聳彩槍賾諳呦闃譜韉慕顯緙鍬?。


陸游《燒香》寫到用海南沉香、麝香、蜂蜜等合制薰香:“寶熏清夜起氤氳,寂寂中庭伴月痕。小斫海沉非弄水,旋開山麝取當門。蜜房割處春方半,花露收時日未暾。安得故人同晤語,一燈相對看云屯?!薄暗泵擰敝各晗?。

請您留言
  • 姓名 *
  • 電話 *
  • 地址
  • 郵箱 *
  •     
官方微信
在線咨詢 足彩竞猜网